ლ(・ ิω・ิლ)

一个墙头很多的小可爱´_>`
靖苏诚台凯歌不拆不逆´_>`
|ω•`)
(¦3[▓▓]

铜矿〒▽〒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诚台】相思

没有文笔也没有逻辑
☞时间线私设☜

上海

        四周满是腥甜的气味,青年的指尖依旧在滴滴嗒嗒地滴着血。
        思绪混乱间,眼前出现了两个身影。
   
        彼时明台才八岁,被老师选中参加学校的长跑比赛。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少爷哪里比得过人家。输了比赛,皱着一张脸坐在楼梯上哼哼唧唧。
        那时明诚刚刚被明镜和明楼带到明家,明台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有些惶然又有些拘谨的小哥哥跟在大哥大姐的身后走进了家门。
        好奇心很快战胜了小孩子那一点点的争强好胜。
        明台飞快地扑到了明诚跟前,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不想一下子牵扯到了伤处,少年吃痛地闷哼了一声。明镜赶忙拉开了明台:“明台,这是我们家的新成员,他以后就是你的哥哥了。”
        “明台,”大哥也开了口,“你给哥哥想一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
        明台刚刚还皱皱巴巴的小脸瞬间就舒展开来了,他吧嗒吧嗒跑去房间,又吧嗒吧嗒跑回来,手上抱着一本厚厚的大字典。
        翻了许久,他翻到了“诚”。

        “阿诚哥,今晚你陪我睡好不好呀。”
       
        “阿诚哥,我们去跑步吧!”

        “阿诚哥,你今天学了什么呀?”

        “阿诚哥,大哥骂我,大姐也不护着我。”

        “阿诚哥,你能不能不去巴黎呀?”

        “阿诚哥,我来找你啦!”

        “谢谢阿诚哥。”

        “……阿诚哥。”
        “我爱你。”

北平

        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明台看到了来接他的锦云。
        “以后,就要你自己去面对这一切了。”程锦云边走边说。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明台看向程锦云,她一直是个聪慧的女子。
        “谢谢你来接我。”
        “你回去的时候帮我带句话给大哥,我在这里,一切都很好。”
        明台转身离开,他相信程锦云一定清楚他的话还要带给谁。

        “阿诚哥,我舒服得不得了,等我再长大一点我就去找你。”

        “阿诚哥,你都不知道,这几年没有大哥管着我我日子过得有多舒坦。”

        “阿诚哥,我好着呢。”

        “我没事。”

北平

        明台躺在摇椅上,一晃三十年了,他想。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衰老了,隔壁的小姑娘穿着青色的连衣裙,在院子里快活地玩耍。
        “很漂亮。”他笑着说。
        明台眯起眼睛,仿佛陷入了长长的梦境。
        其实他是在思索,他忽然想到,其实他的回忆中也有很多青色的生命。
        例如门前尚未成熟的梅子,例如花丛中慢慢爬行的毛毛虫,例如膝盖上的淤青……
        可他觉得,那些都不是他所喜欢的。
        他渐渐发现,这些生命中,唯有那个小姑娘的长裙是美好的。
        他想着想着,忽然笑了。还有呢,还有他青葱的少年时光,每一日,有兄姐宠爱,有朋友扶持,还有,还有那个总是唠叨他,却又放心不下他的阿诚哥。
        阿诚哥一定等急了,他想。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呼吸渐渐变得平稳,轻微,最后消失。
        一息残存时,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明诚对他招手。他说,快回家吃饭啦,我的小少爷。
        
         阿诚哥,我们回家。